漢武帝設了一個官職,結果變得無人能抗衡?

漢武帝設了一個官職,結果變得無人能抗衡?

西漢的建立無疑是讓古代史發展到了一個巔峰,漢高祖劉邦建立西漢之後,開始不斷的發展王朝。只是秦漢時期,經過了常年的征戰,無論是人口還是經濟等各個方面都出現了問題,此時的西漢只能夠休養生息。這時候西漢面臨很多問題。

  最為主要的就是匈奴。漢高祖為了防止匈奴的侵入,實施了和親的策略,由此西漢才得以發展。在西漢剛剛建立的時候,呂后是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,這個女人在古代史上都是舉足輕重的,甚至是不亞於一代女皇武則天。在歷史上,呂后的能力肯定是有的。

  劉邦駕崩之後,西漢就進入了呂后專權,這就是漢朝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專權。也正是呂后專權的出現,讓西漢的皇帝成為了傀儡。在史書上,對此記載為「諸呂擅政」,也就是呂后的出現,為文景之治的出現奠定了基礎。不過從另一面來說,呂后也是非常惡毒的女人。

  呂后把持朝政時期,依賴的還是朝內公卿大臣,無論是哪一位皇帝以及權臣,都是要倚重這些朝廷大臣的。呂后封了呂氏家族的人為異姓諸侯王,這在當時來說已經是違背劉邦的初衷了,不過呂后還是做出來了。但這些異姓諸侯王結局凄慘。

 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。呂后的長兄呂澤隨劉邦征戰有功,封其二子呂台、呂產為侯,而次兄呂釋之也因功封侯。《漢書·外戚恩澤侯表》記載了這樣一句話「非劉氏不王,若有亡功非上所置而侯者,天下共誅之。」可是異姓王出現後,劉氏宗親沒有討伐。

  劉邦駕崩之後,呂雉就是外戚之一。從這時候開始,西漢就進入到了外戚時代,只不過外戚的影響力不斷加強。漢文帝由藩王而登帝位,其母系薄氏出身微寒,在這樣的情況下漢文帝只能夠倚重一些大臣,由此進行聯姻,最終這些人成為了外戚。

  漢景帝時期,出現了兩位舅父,就是竇太后的兄長竇長君和弟弟竇少君。從這時候開始,西漢的外戚勢力就已經形成了,到了漢武帝時期,外戚勢力真正膨脹。漢武帝初期時,竇嬰和田蚡以外戚位列三公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開頭,從此外戚勢力不斷擴大。

  竇嬰並不是憑藉裙帶關係上位的,反而是因為在平定七國之亂時有功。但是真正憑藉裙帶關係為三公的是田蚡。田蚡是王太后的同母異父兄,此人的本身有限,只是會說而已,也就是「巧於文辭」的人,根本沒有什麼本事,不過因為「巧於文辭」他成為了三公。

  漢武帝在位期間,重用外戚,比如說衛青、霍去病、李廣利等人的事情。這些人或多或少都與漢武帝有親戚關係。這些人與漢武帝是有親戚關係的,衛皇后弟衛青、衛皇后姐子霍去病、李夫人兄李廣利為將軍。總之這就是西漢外戚的開始。

  在西漢外戚上位的過程中,出現了一個重要的職位,這就是大司馬。在先秦時期,大司馬的職位就有雛形。漢武帝時期,首任大司馬就是衛青和霍去病。史書記載為「初,武帝以衛青數征伐有功,以為大將軍,欲尊寵之,故置大司馬官號以冠之。」

  漢武帝給衛青和霍去病大司馬職位,為的就是以示恩寵,與其他漢朝武將有所區別。大司馬職位在漢武帝晚年時期開始膨脹。漢武帝在駕崩之前,召霍去病之異母兄弟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。由此西漢正式開啟了外戚專權。

  霍光成為了「大司馬大將軍兼領尚書事」,換句話說,霍光當時的權力已經超過了宰相。漢武帝設置大司馬,無疑是想要限制外戚,可是萬萬想不到,這個官職起到了相反的作用。漢武帝喜歡重用出身微賤的外戚,從而鞏固皇權。

  到了西漢的後期,大司馬一職被外戚長久佔有,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大司馬的存在也是維護了皇權,只不過到西漢末期,大司馬成為了西漢的亡國之職。霍光死後,漢宣帝誅滅霍氏家族,可是在這之後,大司馬一職仍然被外戚佔有。